全球经济最隐秘的版图、日本财团的万亿秘密:一篇真正起底国际政经格局的重磅演讲
特别关注 编辑:四维金融 发表于 1970/01/01  点击:53

 

导读:利润很重要,但风险其实对于企业来说更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

从2000年以后,我们以可以看到大量的中企开始走出海外争夺各种重要资源。而这个过程非但没有一帆风顺,反而非常坎坷,充满着各种利益的算计,暗地里的争斗,明面上看不出的各种“局”。

如果一个企业在走出海外的时候没能意识到出去就立马陷入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那么一定会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整个欧美包括日本的各种巨头,无时无刻不在盯着刚出国门可能犯错的中企。

我们不单止需要了解台面上的资讯,真正的风险在于对那些国际大财团背后盘根错节的关系一无所知。而曾在三井财团工作过的白益民先生,就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教科书般的演讲。

白益民先生时任北京华信商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是著名的中国战略经济学家、中国产业经济学家,兼任国资委研究中心经济顾问、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等多项重要职务。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等多部畅销书籍,300多篇财经精品文章。

从日本财团到近些年异军突起中国华信的战略布局,看完白益民先生的这篇演讲,绝对会对整个全球经济版图的影响力量有一个脱胎换骨的认识。

我本人在日本的三井财团工作12年,2005年出来写了一些东西。现在是中国华信的首席战略顾问,前一段时间网上炒的91亿美元收购俄罗斯石油,14%股权的中国华信首席战略顾问。我本身有研究所。我是实战出身的,从进入日本财团体系做贸易做投资这么干出来,然后中间2005年做了财经方面的事儿,然后又做了研究,这么一个过程。


我今天分享几个主题,一个是案例,铁矿石的案例。中国企业投入的铁矿石,基本上全军覆没。我们通过看案例,吸取一下教训。还有铁矿石,实际上好几个国家在博弈,很多财团在博弈,很多资本在博弈,并不是中国的企业冲进去了,但是不知道背后还有一个体系,整个欧美资本、日本资本以及中国的产业在里头的博弈。日本的经验,他怎么干的?他背后有什么体系在支撑?中国的企业都是架着帆板出去了,最后被撞翻了。日本是航空母舰,他称之为综合商社,然后带领补给船形成一个财团体系出海,那么他们怎么做的?

在财团中有一个组织是综合商社,他是做产业的组织者。而中国缺失这样的组织者,大家出去是一盘散沙然后互相竞争。日本通过这些组织者把大家联系起来。还有是介绍一下中国华信的情况,它是产商融结合的体系化去出海,和中国的企业结合起来去出海,后面是看一下华信的一些做法。

首先看一下右边这个字,庞大的资产规模,中国实际上我们总结了一下中国走出去十年,从资产规模来看收获不少,但是失败教训多于成功经验,尤其是矿产资源等领域的投资,几乎成为失败收购的重灾区,应该引起企业反思,这是发改委的司长说的。

我们看一下中信泰富。06年收购澳大利亚的矿产,当时大手笔收购,协议金额是42亿美元,当然后来增加到78亿,当时是42亿。

收购发生什么事儿?发生外汇合约的风险问题,当时知道他亏损155亿港元,这个跟当时大环境有关,但是他在这里做金融外汇衍生物的时候,是受外国这些投行、外国这些机构、中介机构的陷阱,他们对手把自己的风险拿了,全都给中信泰富,这个像中航油陈久霖的状况一样,被高盛做了合同做了局,然后出现大的亏损,一下亏损155亿港元,这是外汇合约上做的亏损,出现了亏损。

投资上他投资以后麻烦不断,他其实投资进去只想着拿矿权,没想后面还有一系列的设施不齐全,无法进行开采,如果进行开采还得有电厂各种投入,实际上被拴进去了,一直从投产就在拖延。

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六年的时间不断增加预算,里面还打官司各种事情,最后增加到78亿美元的投资。同时这个过程中受到法律,因为签合同的时候有很多没有考虑清楚的地方,以前的债权人也追上门来了。


我们再看中铝和必和必拓,最高点买入力拓,结果买了以后市场暴跌,包括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正好是08年这个时候。同时我们看到中铝买主的过程中谁出的主意?是雷曼兄弟,雷曼兄弟让他在最高点买入,但是没想到金融危机爆发雷曼兄弟不行,最后谁把雷曼兄弟买了?是日本的财团。也就是说美国的这些投行,最后干不动了,日本过来把他们又给拿下。但是给中国人出主意的是雷曼,让他高点买入。

协议达成之后其实中铝也面临大的市场暴跌,最大的跌幅实际上算了一下,加上当时澳元的贬值,跌幅算下来达到70%,也就是说投入73亿美元,最后跌的最惨的时候,跌了70%。当然跌完了以后,全球的铁矿石价格下跌,关键是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实际上中铝做了补救,他想再吃进力拓的股权,而且签了协议,这个时候签的协议是通过高盛,的确是拿到了再次入股的低价,因为这个时候力拓面临经济危机的困难,希望再有注资。这个协议签完了以后,这个主要是力拓当时面临财务危机,然后中铝再去买入,原来最高买入,最低买入弥补,然后高盛牵头。

这个过程中三井,日本又插了一手,日本也想抄底,因为中铝有优先的权利在里面,中铝被日本一将军的情况下加速了签订合同,的确底也是抄到了。但是我们看到这个搅局的过程中,另一个买家和三井联手。中铝很快下定决心,受到对手刺激受到原来高价购买,然后赶快定了。定了以后,没想到力拓是三心二意,他又找必和必拓进行谈判,这里他搀和进来。这里最必要是中国企业没有经验,他签了违约金,他抄底以后对方签了违约金,代价很低。没想到市场回暖,当时中国人扔了四万亿,把矿产炒起来了,只要晚扔一年就可以。结果中国玩金融和玩产业是分开,根本不考虑产业公司去投资时机,结果上来为了救金融,国内扔四万亿出来,自己把自己害了。

全球矿产一暴涨,对方就违约了,一违约交了1%的违约金,结果中铝到手的鸭子又飞了,人家交了1%的违约金,不让他抄了,所以鸡飞蛋打。

整个运作过程中我们看到谁?实际上不是高盛,是摩根大通,实际上他们这里是串的,买和卖方都跟中介摩根大通,他的财务咨询各个方面都是同一波人。人家都是一伙的,欧美人更偏向欧美,实际上你就是被人做局,相当于四个人在赌桌上,三个人都是一伙的,中国人过去就是送钱的,这个情况中航油就是被这么做局的。

除了这个案例还有中钢,亏损的一塌糊涂,中钢出事现在是一个大包袱。他当时投入澳洲西部,所有的公司都离不开美国投行给他们的建议,这里的亏损都是他们做的,当然最终的判断力还是中方自己,人家做局你没有判断力也没有办法。

他也是在资本的平台上折了,即使他能够准确的拿到这些铁矿石的矿产资源,就是没有赔的情况下他面临日本财团在港口交通设施的围追堵截,你即使想往外运铁矿石,你还得交钱。我们的企业老是想拿矿权,一个是财务的问题法律的问题,包括当地工会、环境的问题,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拿了矿权运出来,日本人干的都是物流的事儿,他们把物流全都控制。其实我们真正拿到是商权而不是矿权。

这些基础设施我们看第四个案例就是基础设施问题,中冶投入到澳大利亚,大笔的进去以后最后在基础设施上,也是干不动,最后基础设施无法做,这些港口我不细说了。这些基础设施大量的是日本人在做。最后中冶不得不找买家,当时中冶希望出售澳大利亚的伯特兰铁矿控制权,因为面对高达到500亿元的高额债务。

华菱是民营企业,他们玩的小,相对来说玩的还可以。他们介入时间是抄底时间,介入的是一个不大的铁矿石公司,相对来说力拓和必和必拓没那么大,而且介入的时间比较好。但是即便介入以后没办法自己运转,因为基础设施被日本以及当地的力拓他们控制。所以最后只能成为一个财务投资者,本身华菱是一个钢铁企业,本身想买铁矿石自己用,但是真正能够做到这一步很难,最后只能成为财务投资者。

我们看到他投资的FMG和日企靠拢,人家不是把你当成唯一的合作伙伴,只是拿你的钱救了自己以后跟别人谈,所以总的来说他没有获得实际话语权。华菱最终获得一个财务回报,没有真正的获得铁矿石的权利。同时FMG这个公司也存在着自身的债务问题。

我们总结一下中国海外收购风险一个是政治压力,中国很多央企出去是政治目的,并没有想好;还有是市场风险,还有法律风险,我们看到这几个方面大家要关注。

日本企业是分散风险,他们有一个说法不在同一个地方投超过10%,基本是分散各种风险。

中国企业都喜欢控股,一杆子扎到底,一笔投资砸一个地方,这是中国。除了铁矿石其他中国企业参与方还有宝钢,宝钢参与进去也是2009年,实际上是一个低点,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那么宝钢介入,为什么没有很早的参与铁矿石,因为他的后台是三井财团,是三井来提供铁矿石。

为什么可以建立海外联系?这是因为日本的财团给他做支撑。07年宝钢和FMG也签订了合同,这个过程中中国发生了什么事儿?就是间谍门事件,这个时候我们不提了,就是力拓的间谍门事件。

我们梳理了一下真正的铁矿石谈判是两大阵营,一个买方一个卖方,卖方是力拓、必和必拓、FMG,左边是新日铁住、浦项,我们看首发价格大家抢着争首发价格,左边是日本,中间还有右边有中国的参与。

但是总体来看中国获得铁矿石的价格比日本高很多,我们看中日铁矿石的价格对比,我们可以看到粉色地方是一个价格差,整个高度是中国的,那么蓝色是日本的价格,整个高度是中国的价格,也就是说日本的价格比中国的低一大块。

我们可以看到左边是三井物产收购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的控股公司的15%的股份,也就是说日本在里面。我们看一下宝钢背后的三井财团,以前大家知道宝钢是中国的企业,但是宝钢一开始是日本建立起来的企业。宝钢的建厂三井提供设备,基本都是日本的,包括港口还有铁矿石的供应都是日本的。那么大量的铁矿石都是由商团三井,是世界最大的船运公司,在为宝钢做长期的铁矿石的供货运输工作。同时宝钢在中国的布局,特别是高端钢铁制品,汽车板材这些制品。大家知道宝钢主要做高端,这些制品在中国的布局是由三井物产跟他一起合资在中国进行布局。

宝钢与三井的密接关系追溯到1992年,宝钢和三井签署了综合合作协议,从建立了干部交流机制,那时候起进行干部交流,为了巩固深化和三井的合作关系,一直和三井建立了联系。2011年宝钢和三井在干部交流会,都有领导人参加。三井物产特别赠送18棵樱花给宝钢领导人,在常熟的领导力发展中心。这是宝钢和三井布局的公司情况。

我们看一下三井,三井是大的财团体系,它连接上下游关系,上面连接铁矿石这样的资源供给方,下游联系丰田和东芝,我们知道丰田和东芝都是属于三井财团体系,丰田本身已经很大了,东芝也是属于这个体系,还有商船三井,世界最大的船运公司以及王子造纸都在三井的体系里面,总共有20多家世界级的企业集团在三井的财团体系里面。

新日铁跟他也有关系,虽然不在主力成员,但是跟他也有关联,包括索尼。这里可以看到综合商社,不光是银行还有保险、信托,三井的事业从卫星到鸡蛋什么都做,但是并不是做,是把他们联系起来由财团的产业公司做。这是财团成员,金融机构有信托、保险、银行,商业机构有三井物产、综合商社还有世界最大的百货公司,下面是产业公司、物流公司一大批都在体系里面。

我们看一下财团的演变过程。日本战前有四大财团三井、三菱、住友、安田,战后重新组合三井、三菱、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劝银,21世纪后两个进行了合并,形成了三大金融控股集团三菱、瑞穗、三井住友。

日本的财团在财团内部已经实现计划经济体系,而且财团之间还交叉持股,既有市场经济的成分,也有计划经济的统和里面在里头,所以是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如果仔细看日本,深入日本内部研究发现日本有一家公司就是大日本株式会社,所有财团的关联性非常强,企业之间的关联性,一家企业可能被几十家持股。

包括神钢出事儿,他没有什么事儿,故意放一些烟雾出来,因为他属于三菱体系。他放烟雾出来,全球跟他有关的很多的股票市场都会暴跌,暴跌以后很多外国投资者就会清出,清出以后财团借机抄底,他自己曝自己这个事儿是有陷阱的,因为对他本身的收入没有太大影响,因为真正买他东西的都是日本财团的关联企业,而且都是他的持股方,所以对他本身的生意没有大影响,但是曝完了以后跟产业关联,比如丰田用了他的东西,这些企业公司的股价会受影响,等股价下跌财团在背后抄底。所以我们的新闻媒体幸灾乐祸天天报,其实是内部在做局,因为他是被几十家日本的财团企业持股,不会出这个事儿抛弃他,会继续用他的东西。

我们看财团体系六大财团形成三大控股金融集团,就是金融体系、商业体系和产业体系。我们现在谈产融结合,但是把产业和金融联系起来,是商业体系。所以日本的商社是日本最主要的企业,是最主要的核心。我们看到它的核心都是在日本的皇宫边上,他们的总部都是在日本的皇宫边上。

产融结构的财团体系形成一个有机体,正是通过商社进行交叉持股,产业和金融进行股权的网状的交叉,形成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我们中国的产业和金融是对立体,金融发达了把产业挤死了,因为是一个放贷关系,不是一个交叉持股共生关系。这是我们的政策造成的,因为我们的政策是按照美国模式,因为美国80年代以后,产业被日本和德国打跨了就谈产融分离,金融才能保住自己,所以中国的学者给搬过来,把产融分离搬过来,结果我们形成现在的对立关系。

而日本、韩国这样的产业国家都是产融结合,产业、商业、金融结合的混合体,而不是产融分离,现在一看这样想回归已经回归不了。

日本和韩国还有德国,包括北欧一些国家的产业之所以能够很坚强,在于产业和金融是一个共同命运体。我们看到财团是一个大家庭,父亲是主办银行,母亲是综合商社,子女是产业。我们看到美国的经济体没有母亲了,就是父亲有钱,一帮子女流落在海外,他的产业在海外包给其他国家,没有母亲,所以很难形成一个大家庭。


那么财团是什么?是海陆空的战斗群,我们说商社是航空母舰,其他的是舰只,金融就是航空母舰的战斗机,它形成这么一个体系去出海。同时财团是一个生态共生体,我们老是讲企业大,但是大了是一棵独木,你把旁边的养分吸收以后,变成了沙漠这个大树死了。日本的产业是中小企业和大企业捆绑,背后有金融,形成一个共同体,既有灌木也有水塘,形成这样一个体系在发展。

日本这些大的财团的背后现在有两个大的信托公司,其实信托公司像我们说的产业基金,它是一个产业基金的结构,背后由这些金融体系组建大的公司,我们剖析了一个日立公司和伊藤忠商社,发现有这样信托公司的存在,它实际是产业基金。在所有日本的大制造企业里面都有,都存在这样两个大的信托在里面,同时配备其他的金融。也就是说他们的制造业企业里面是金融持股,而中国是不能这样做,金融不能直接持股。

日本的信托银行信托服务银行,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六大财团建立利益共同体,本身六大财团就是一个网状结构,然后他们还交叉在一起,在产业之间的企业有交叉,金融上、商社的合作上有交叉,我们看到日本就是这样的形态。我们知道日本在中国有五万家企业,合资独资的,如果这五万家是中国企业肯定是分散,有多少关联?不会太大。但是如果看到这个网你会知道,这五万家是有关联的。所以中国的产业情报,中国的一草一动,包括你的政治风云他都可以反馈回去,因为这是有关联,情报力量非常强。

日本财团交叉持股的优势,通过集体监督减少腐败,通过信息共享减少信息不对称,通过企业建立信用关系降低信用成本,通过债权帮助企业处理债务问题,通过建立内部人才流动机制为经理人提供学习机会,通过资源集合,降低同业竞争,他形成这样的体系,实际上日本没有失业,你看不到倒闭,所谓的倒闭是换一个牌。

我们看到邓小平提出的学习日本,包括建立中信、光大这样的财团,到现在还存在还做的挺大。后来抛弃邓小平的东西,到90年代我们学美国的产融分离,我们看中国的学者说产融分离,后来15年我们主要主导产融分离。现在发现产融分离出现问题,到2000年我们开始有一些反思,包括2015年这个阶段又开始谈产融结合,但是还在摸索。

等于你分离重新回到产融结合,又重新磨合。到了2015年我们发现中国形成一国两制的形态,一套体系像美国,由财政部主导,类似中投、中央汇金的体系,像美国的体系。还有国资委主导的产业体系现在也搞金融,国资委说,因为我也是国资委的顾问,国资委从资产管理公司变成资本运营这个角度,不再强调资产管理而是强调资本运营层面。所以已经从产业向金融,而且建立了几大产业基金。

所以我们看到现在国投、国调,国投在国资委里面现在开始发挥重大作用,那么有国调基金,国家产业调整基金,其实一国两制也是好事儿,我们既有美国的一套,这就像一个矛一个盾的感觉,实际上财政部体系主导的是矛,产业型的金融体系是一个盾。中国既吸收了日本模式和美国模式,同时建立起一套经济体制,而且这两套机制如果能够相互融合和一起发力,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因为日美同盟就是这样一套体制,日本一套美国一套,他们结合一起形成主导全球经济,一个是微观产业一个是宏观货币主导全球经济,实际上中国自己内部如果形成这么一个货币金融集团和产业金融集团体系,实际上可以与他们抗衡。

我国在构建财团体系时出现的问题,一个是将财团模式学习成了企业集团,企业集团和财团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企业最多是陆军,财团是海陆空三种集团的结合体。那么将网状持股学成了分散投资。其实他们的交叉持股、环行持股很重要,但是我们只是分散持股。将产商融结合学成了产融结合,不注重商业,只是天天弄资本。将协调统和学成了兼并整合,我们动不动兼并,但是内部很多统和的软件要素没有跟上。

日本的综合商社,他叫日本产业的行政职能部门,其实是财团里面的一个核心部门,还有产业培育、产业组织、海外开拓先锋、情报机构、资源与能战略执行者、产业第二银行的作用,我们现在谈供应链金融,其实这些概念早在一百多年前日本的财团里面早就存在。那么它的产业定义和学理定义,综合商社是一个跨国组织形态,组织载体,学术界称之为贸易与投资一体化的经济管理型的社会企业,是商业资本、产业资本和银行资本的结合体。这是综合商社在产业层面,我们可以看到从360度的角度观察,它各种功能都存在在里面。


这是商社核心,人才、情报、资金,中间是交易机能、金融机能、投资机能,外面是物流、服务系统、资源开发。这是它的体系,这个体系我们细分一些职能,贸易不说了,仓储、物流、情报,建立了世界最大的情报机构,在网上可以看到我写的文章,它的能力号称跟美国中央情报局比,不光是商业情报,各种情报都搞。综合商社与金融的服务能力、战略投行作用,还有作为产业投行,有些投资是战略性投资,有些是用来给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提供服务。综合商社在投资的观念是进行小规模投资,介入到股权中,比如5%到10%,绝对控股的都是物流型企业。

当代综合商社投资与运营的战略中心向两端发展,现在大力投入资源类,下端是网络,包括电商包括商业端,包括我们看到的711便利店是属于三井这个体系,罗森的便利店是属于三菱,全家是属于第一劝银财团这个体系,跟伊藤忠捆绑在一起。然后把中间的让出去了,由各个制造业集团去完成他们的使命,所以主要把控两端。那么综合商社与产业金融集团这些关系,存在着很强有力的纽带关系。商社金融主要的来源由财团本身持股方,因为商社表面是投行企业,背后是金融机构在持股。同时他可以得到政府金融的支持,所以在海外进行布局的时候,政府也给支持,这些企业都是上市公司,所以可以通过股市直接金融。同时在国际市场筹措资金。


从它的股权结构可以看到,最大的持股是信托,就是产业基金,第三个是一个奇怪的公司,说是中国的跟中投有关的公司,下面是日本的几大证券、信托、三井,下面的占比比例不到1%我没有列出来。


大家可能听说过中国华信,对叶简明突然曝光,39岁中国的富翁,其实不是神秘富豪。中国华信从开始,因为我是2010年,这个公司在上海建立总部是08、09年,在北京建立总部是2010年,我2010年认识董事局主席成为他的战略顾问。实际上他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个为国家利益服务,能够在海外运营的一个产业集团,主要做能源这个方面。那么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有一个情怀,怎么来做?我们看到如果说用一个企业的成长很难做起来,但是用一个财团的思维可以很快做起来。


什么意思?我们让一个企业成长,从种子或者从小树苗培育成大树,就只是一个大树,而且还得几十年的时间。但是我们现在做什么?我们现在做生态系统。怎么做?我把别人种好的灌木和小草,搬到这个地方,我把他们统一,然后修水塘,这成为一个大财团。我不干种树,我干组合。中国华信突然出来,说怎么那么大的企业集团?当时2010年,当时的营业额是50亿的营业额,那么现在已经是3000亿的营业额,世界五百强已经连续四年。

它形成大系统、大平台,大的航空母舰战斗群,而不是用企业的思维能够去认识华信的。所以很多报道,各种猜疑太多了,这个东西跟毛泽东打天下一样,去跟农民讲红军怎么基础的,这是一个组合。把山大王、游击队整合,最后成为八路军也是靠整编的形式,最终得有一个理念,为什么搞了黄埔军校,这是一种理念让大家聚合一起,我们是做聚合工作,形成体系。本身在海外做了聚合,而不是国内,一开始就是在做“一带一路”的工作。

华信不是财团,在国内一说财团觉得你是负面的词,是垄断是压榨,我们不用财团,我们叫做有组织的共同经济体这个词。用这个词,在这里首先是商人经济,我们强调商人,商人连接产业和金融。儒家思想,因为日本的财团如果看我很多其他关于文化方面的研究,三井财团是来自中国文化,它起家地方是汉献帝的子孙移民到那儿去的,就是汉朝最后一个皇帝,所以三井起家的地方就是在日本的滋贺县,这里的佛教文化跟天台山是相通的,马云就是在天台山,马云也是做一个财团,他先做阿里,然后这个上面做金融,然后金融扶持产业,所以跟中国文化是相通的,所以这是一个体系,就是东方文化,它是儒家,包括天台下脚下余姚就是王阳明待的地方。


但是真正的心学不是在中国成长起来的,是在日本成长起来的,三井起家的滋贺县,那个地方是王阳明起家的地方,日本人把它宣扬起来,后来开始流行王阳明,等于从日本搬回来,因为是稻盛和夫,这是三井出来的创业者,他大学毕业进入三井,他的牌匾上写着你有你的哲学,是三井高管送给他的一句话,所以他是三井的徒弟。孙正义是稻盛的大徒弟,马云又是孙正义的徒弟。

中国华信连续四年进入五百强这是他获得的成绩,我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经济资源组合起来。中国华信打造的是产商融结合的国际投行,他是为银行服务为金融进行投资进行服务,不光是银行还有产业基金,实际上是一个服务机构,是一个商的概念。我们看到华信打造的是一个商,所以从华信的三千亿是经营额,是化油、贸易、化工、产业的经营额,然后在这个上面我们做金融和投资。所以还是为产业服务,最终我们称自己是产业组织者,而不是把自己称之为金融机构。

也是走两端,我们在阿布扎比拿了股权,还有在非洲拿乍得的股权,我们在欧洲拿下油气资源的销售端。中国华信搭建能源物流的框架,还有金融全牌照,我们可以看到金融、信托、保险、期货等等这些已经建立起来。华信期货是原来的万达期货,不是王健林,是河南一个期货公司做粮食贸易,在郑州,我们收购以后叫华信万达,现在直接注资将近20亿,进去以后把它直接更名华信期货,这个准备拿石油的期货牌照。还有上海华信证券,原来是一个财富里昂证券,现在注资成为上海华信证券。

我们准备打造油气储备,这样的贮备基地在海南投资120亿已经投资建成,除了这些地方我们还在山东日照和青岛等其他地方,这也是国家需要的,因为中国的石油储备能力太低了。

还有装备制造,入股20亿入股徐工装备制造,还有奇瑞,另外在化工产业领域因为是石油的下游,我们收购了上市公司现在更名华信国际,同时也是中化国际的股东,占第二位的股东。

华信在其他国家做了一些点,这些是布局性的点,不是完全能够真正的商业运营但是已经布了很多点。那么这些点都是搭平台,跟央企跟国内的地方国企,跟民营我们都合作跟大家一起出海,抱团出海。大家看到这个标题叫产融结合抱团出海。我们搭建平台希望大家更多的企业能够进入这个平台上。

构建上下游完整产业链,打通欧亚大陆的完整走廊,这是我们的目标,实际上就是“一带一路”。下游控股哈萨克斯坦石油国际,建立金融欧洲的油气终端的链条,有一千多座加油站,分布在法国西班牙、诺努利亚等国家。还有获得乍得油气区块35%的股权转让,获得阿布扎比最大汽油区块。

在日照建立基地,在海南建立基地,这是捷克的投资,这是成为捷克最大的中资企业。产业带动这块,同时把捷克把中国的很多产业和捷克做结合,最近我们发现中国和捷克的来往比较多了,包括湖南卫视到那儿搞的节目,包括华信做的小鼹鼠与熊猫。这是徐工和奇瑞,我们跟别的企业不一样,别的企业以项目开道我们以外交开道,一开始我们聘用大量外交人员在国际进行活动,我们看到叶简明和各国总统之间的来往。

融入全球经济人脉圈,我们建立了更多的智库,对话的平台,和国际对话的平台。这是熊猫和小鼹鼠,还有做慈善的公益活动,也是建立平台。这块是做了一个中国华信的战略信息中心,这个从2010年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做华信体系研究以及各种工作。我还是全球财经的,我提出国进民进,如果我们去海外不互相打了,外面天地有的,就是国进民进。华信是以民营的体系,叫做民营集合所有制。这是我这些年从三井出来,2005年以后不断做的平台,主要是以研究咨询来做平台,这是我出的书,大家可以买到。战略信息我们做的哪些业务,这是我们出的报告,这是我们做的一些工作,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扑克财经、芝商所联合举办2017中国企业风险管理论坛发言

作者:北京华信商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白益民

 
本文地址:http://www.swjrzk.com/28248.html
TAG标签:
相关文章
2010-2015 四维金融www.swjrzk.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2508号  网站建设:明锋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