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再炮轰:中国税负确实太高 财政部门没算好这笔账
特别关注 编辑:四维金融 发表于 1970/01/01  点击:42

 

 

娃哈哈老大宗庆后昨日接受浙江卫视《大牌对大牌》栏目采访时也说“中国税负确实太高了”,“乱七八糟的税太多了,光我们就要就要交500多种费,我们今年缴费1到11月份,已经交了4000多万了,这还算少的,有些国企还有其他的费”。

文章:宗庆后:中国税负确实太高 财政部门没算好这笔账

来源:浙江卫视

继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中国高税负之说后,娃哈哈老大宗庆后昨日接受浙江卫视《大牌对大牌》栏目采访时也说“中国税负确实太高了”,“乱七八糟的税太多了,光我们就要就要交500多种费,我们今年缴费1到11月份,已经交了4000多万了,这还算少的,有些国企还有其他的费”。

他表示:我们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给了外资企业两免三减半的政策,所得税15%,你的税收是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就税基扩大了,但现在我们国家的这个财政部门,始终没有算好这笔账,当然现在政府可能负债也比较多一点,他感觉税收收得越少,他可能日子难过,但是你现在把大量的赤字用在这个基本建设投资上,而且有的是我认为是过度的,你去看看现在机场都很大,新机场建完以后老机场关掉了,这不是浪费吗。你为了一个GDP的数字,来搞这种投资,我认为反而后面会造成金融风险,如果是以降低税收给老百姓增加点收入,然后把这个消费拉起来,内需拉起来了,然后是把这个税基扩大了,我认为这个税收是没问题的。现在弄一点财政的赤字,也收得过来了,像目前的做法我看现在还是以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我感觉到风险很大,到时候真的是会变金融问题。

宗庆后采访时说:“税负确实是高”

采访实录:

主持人:岁末年初,风云浙商宗庆后又火了一把,先是出差坐火车,坐的是二等座引发了热议,很多人感慨,首富都这么简朴,咱们再不能再整天想着吃香喝辣了。接着是在宏观税负,到底是高是低的争论中,他举娃哈哈为例说,今年的税费跟去年相比没有任何下降,有些还增加了,然后是在央视的对话节目中,宗庆后直言,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和新资源这五新,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的都是胡说八道,宗庆后到底是怎么想的。2016年,他过得好不好,本周一,我前往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对他进行了专访。

舒中胜(新闻评论员):2016年马上就要过去了,2016年娃哈哈你觉得表现怎么样。

宗庆后:娃哈哈表现不怎么样。

舒中胜:不怎么样,为什么这么说。

宗庆后:应该说我们比前几年差多了,这个应该整个饮料行业也一样,今年我们尽管也给国家交了50多亿的税,那应该说我们最高的时候交70亿了,所以也是有所下降了。

舒中胜:你为什么首先想到交税交少了,感到很难过呢?

宗庆后:因为这个企业的话,本身就是要履行社会责任,就为国家创造税收,因为国家在发展,全靠企业交的税收去发展的,所以对国家贡献大小,主要是给国家交的税收多少。

舒中胜:今年交了50多个亿。

宗庆后:50多个亿。

舒中胜:今年饮料行业表现不好,你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宗庆后:主要原因我是要怪你们媒体了。

舒中胜:怪我们媒体。

宗庆后:为什么,出了三聚氰氨事件以后,这个媒体一直在说是食品不健康,饮料不安全,什么不健康,实际上有的是错误的,但是有的小企业,所搞的食品是不太安全,这个我认为也是有的。再从整个世界上来看,我们国家的食品安全还是比较好的,因为这个国家抓得也比较严,哪个国家像我们抓得这么严。有一些问题,应该说这两年我认为食品安全,已经是大大地改观了。特别像我们2014年开始,我们的主要产品爽歪歪、营养快线,这个互联网上造谣,从避孕套说起,然后说是会得白血病、软骨病、肉毒杆菌等等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这种谣言,传播了1.7亿次。

舒中胜:1.7亿次。

宗庆后:而且当时没有办法跟网站说,你把这个谣言给我关掉,他理都不来理你了,现在政府把网上管起来了,所以说谣言就少起来了,所以我们也在局部恢复市场。但是从这件事情看来,我们的品牌基础还是好的,像在国外的一个企业,如果有这么大的问题出来的话,肯定是倒闭掉了。

舒中胜:企业关掉了。

宗庆后:企业倒掉了,但中国消费者应该不太相信这个谣言,尽管有一部分人相信,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所以对我们来讲,造成的损失也是比较大的。像去年我们负增长是35了。

舒中胜:负35。

宗庆后:那么今年局部也在上来了。

舒中胜:你说的是2015年的时候。

宗庆后:2014下半年开始到2015年整年。

舒中胜:今年大概也是负增长吗?

宗庆后:今年基本上已经持平了。

舒中胜:已经持平了,你觉得主要原因在哪里,靠的是什么?

宗庆后:一个是谣言少了,政府给它管住了,管起来了,第二个我们也在开发新产品,在加强销售。

舒中胜:你刚才说到了网络,网络现在影响越来越厉害,那你平时上不上网。

宗庆后:我不上网。

舒中胜:为什么不上网。

宗庆后:我也没工夫去上网,他们反正有人专门给我在监控网上舆情,他会报上来的。

舒中胜:那你会不会有担心,现在很多人摇手都通过网络进行,我们娃哈哈有没有考虑,向网络方向发展。

宗庆后:没有,因为现在网络上电商已经对我们实体经济的冲击太大了,他们评估这个网上的价值是,按照流量来评估的,所以就是烧钱买流量,它把我们整个实体经济价格体系搞乱掉了,而且在网上电商有假冒伪劣产品,对这个实体经济的冲击也很大。我认为,确实来讲,互联网是习总书记所说的双刃剑,搞得好的话,因为它对实体经济的提升,实体经济的管理水平,技术水平是有好处的。管得不好的话,对实体经济冲击太大了,把实体经济全搞乱掉了,现在我认为是虚拟经济做过头了。

舒中胜:做过头了。

宗庆后:把实体经济全是搞得乱七八糟,而且实体经济出现的困难很大,而且实体经济确实有点萎缩。

舒中胜:你在很多场合都强调,实体经济的重要性,那你自己难道没想过,我们也去做点虚拟经济去。

宗庆后:如果大家都做虚拟经济的话,那我们这个社会怎么生存,因为实体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虚拟经济照理应该是支持实体经济的,你是依附在实体经济上去发展的,你把实体经济搞死掉了,那你也死掉了,大家都死掉了,所以现在在发生金融危机全世界也一样,华尔街的精英炒钱,把钱都炒到他们口袋里去了,把市场的现金,都流到他们口袋里去了,结果反而经济危机。另外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有的人不创造财富,而是享受财富的人多了,那么这个世界肯定会出问题。你这个世界要大家去创造财富,才能享受财富,你怎么去搞虚拟经济,把你口袋里的钱弄到我的口袋里来,实际不创造财富的话。

舒中胜:然而你口袋里又换个人,第三个口袋里又加钱了。

宗庆后:最终不创造财富,你说这个社会会不会产生问题,肯定会产生问题。

舒中胜:我突然想起,实际上就是流通中,我们用了个概念,把这个钱从一块变成两块,两块变成三块。

宗庆后:对,实际上没有真正创造财富。

舒中胜:最近有个企业家,福耀玻璃的董事长曹德旺,他现在有一个视频很火,他就是讲,我们的制造业税收太高了,甚至有的人说已经接近死亡税率了,你觉得我们的税收是高还是低,包括负包括费。

宗庆后:应该说我们国家的税负,确实是高了。

舒中胜:确实是高。

宗庆后:特别是费,乱七八糟费太多了,光我们这个企业就500多种费。

舒中胜:你叫人统计过了。

宗庆后:我们自己稍微统计了下,500多种费。

舒中胜:500多种费。

宗庆后:这还算少的了,全国来讲其他国企,还有其他的费,我们今年缴费1到11月份,已经交了4000多万了,费,光是费,所以确实来讲,对实体经济我们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给了外资企业两免三减半的政策,所得税15%,你的税收是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就税基扩大了,但现在我们国家的这个财政部门,始终没有算好这笔账,当然现在政府可能负债也比较多一点,他感觉税收收得越少,他可能日子难过,但是你现在把大量的赤字用在这个基本建设投资上,而且有的是我认为是过度的,你去看看现在机场都很大,新机场建完以后老机场关掉了,这不是浪费吗。你为了一个GDP的数字,来搞这种投资,我认为反而后面会造成金融风险,如果是以降低税收给老百姓增加点收入,然后把这个消费拉起来,内需拉起来了,然后是把这个税基扩大了,我认为这个税收是没问题的。现在弄一点财政的赤字,也收得过来了,像目前的做法我看现在还是以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我感觉到风险很大,到时候真的是会变金融问题。

舒中胜:我看你每年全国两会上,都会提类似的建议,类似的议案,是不是明年3月份的全国两会又会提关于减税,关于改变个人所得税这些建议。

宗庆后:我认为提过一次,再提也就不太好,要提就提新的东西了,我认为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就是应该把下面发生的情况,能够向上面反映,提出自己的意见跟建议否则你做什么人大代表,你是全国人大代表,你是在代表全国人民,去做这个代表的。

舒中胜:我看你每年要提很多很多十几条,二十几条,你有时间去收集民间的意见吗?

宗庆后:这个也没有需要什么时间,因为我每天在跑的时候,每天在跟老百姓接触,对下面的情况了解比较多。为什么?人家跟我谈天,是不会有什么顾及的,都是讲的真话。

舒中胜:前两天你成为网红了,你知道吗?你在坐高铁二等座的时候,一张照片,网上传得很厉害很厉害,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会去坐二等座的。

宗庆后:应该说那天要到义乌去考察,临时决定的买不到票,所以只有二等票了,那就买二等票坐去,我觉得这个也很正常,像我年纪大了,坐商务舱一等舱也是没问题的。第二,如果真的是买不到票,坐二等舱这个路线也不是太长,也没问题,我感觉老百姓的观念好像也有点不大对头,好像有钱人就应该坐头等舱,坐这个商务舱,实际上我以前都坐的,坐飞机也坐的经济舱的。

舒中胜:坐经济舱的。

宗庆后:但现在不是的,现在我坐商务舱或者头等舱了,为什么?年纪大了吃不消了,天天在天上飞,这个脚歪在那边我看到一个报告,可能对心血管也有问题,所以我后来就开始坐商务舱,所以坐的稍微宽敞一点。

舒中胜:我看你办公室那个桌子上,放了一瓶霉豆腐,这是经常要吃的吗?

宗庆后:这个就是有时候胃口不开,就弄点霉豆腐吃吃,可能这个饭就下去了。

舒中胜:你吃饭就在办公室里吃的。

宗庆后:我吃饭就在食堂里面,食堂里每天饭拿到办公室吃的。

舒中胜:这个办公室是不是没怎么变化过。

宗庆后:这是我创业初期的地方,应该也是翻建过来的,本来是更简陋,现在还稍微好一点了。

舒中胜:我看那个很多东西都是旧的,是不是很多家具都没变过。

宗庆后:这个当然,家具不是很长时间好用了,你不能说天天换家具。

舒中胜:那换了才可以拉动经济发展呀。

宗庆后:没有的,这个东西也不能浪费,现在我看穷人也很多,我们要像小平同志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现在应该是这个阶段了。

舒中胜:2017年你对娃哈哈还有你个人,你有什么样的愿望。

宗庆后:2017年我想我们要再创辉煌,因为2017年是我们建厂30周年,创业30周年,包括经销商也好,我们员工也好,大家都希望30周年,给公司献一份厚礼,现在都在努力地工作。今年我们也开发了新的产品,同时我们现在也在筹备一个高新技术的产业小镇,国外以色列我也跑了两趟,而且国内的研究院到大学也跑了很多次了,希望把这个以色列技术引进来,再成立一些基金,资金与技术再吸引一部分企业去发展高新技术产业。

舒中胜:个人有什么样的愿望。

宗庆后:个人反正也没什么太大愿望,我们已经过了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时期了,现在主要是履行社会责任了,希望为社会多做一点事情,能做点好事吧。

舒中胜:刚才你说到社会责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跟娃哈哈的年轻人打过交道,娃哈哈到现在为止,还给新分配的大学生提供集体宿舍是不是。

宗庆后:这个集体宿舍是很正常的,我们现在还在给他们提供结婚的这个用房。

舒中胜:是租给他们呢,还是低价卖给他们。

宗庆后:因为现在的房只能租不能卖了,因为国家有规定,我们可以建一点廉租房,这个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现在还没有完全批好,原来罐头厂是在市区,不能生产了,所以就100亩地,我们硬梆梆给它留下来了,准备建这个廉租房。

舒中胜:员工宿舍。

宗庆后:员工宿舍。

舒中胜:以后就是租给员工。

宗庆后:租给员工,但我们以前也是争取了,很多经济适用房,而且补贴他们1200块钱一个平方,给他们分配了这个经济适用房,但现在经济适用房取消了,还有一块地,准备建点廉租房。

舒中胜:很多企业现在都千方百计把自己的负担给推向社会,你为什么还考虑要给员工,创造这么一种条件,你是怎么想的。

宗庆后:实际上我认为一个企业搞得好坏,当然,经营者是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实际上也是要靠全体员工努力,才办得好的。如果员工不认真工作的话,你这个企业也办不好的,确实来讲,现在员工的生活压力也很大的,特别在杭州这种城市,你要想安家乐业,买个房子,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所以他也不会安心的给你认真地工作。但你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之后,他会认真地工作,而且我们实行了全员持股,他既是主人又是员工,那么责任心跟积极性就更加强了,所以你这个企业才能办得好。另外一个就是,要实现共同富裕的话,要不断增加员工的收入,但是整个社会富裕起来,这个贫富差距的矛盾就减少了,整个社会就和谐了,我认为企业都应该这么做,这样的话,你的财富才能受到人家的尊重,人家也不会来仇富了。

舒中胜:在一次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我看宗馥莉也来了,你也在,你现在跟女儿联系是当面聊天多,还是电话联系多。

宗庆后:现在几乎没联系。

舒中胜:为什么?

宗庆后:应该放手让她自己干去,反正她干的也不会出什么大毛病,因为开始前几年是在我手下的,后来因为她独立性比较强。第二个,我看看她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因为他们的视野跟我们不一样,想法也跟我们不一样,因为毕竟她在国外留学过的,受到美国的教育比较多一点,回来之后也慢慢适应的中国文化,但我想让她自己去干,肯定会干得比我更好一点。

舒中胜:你已经放心让她单飞了,谢谢你接受我采访,谢谢。

主持人:在评论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时,人们用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来形容,宗庆后不是经济学家是位企业家,是风云浙商是首富,但我觉得他一直在为穷人说话,为中小企业说话,为这个社会说话,他抱怨税费太高,但他所以说2016年过的不好,是因为他觉得娃哈哈缴税太少,他自己吃豆腐乳,常年穿布鞋,生活很简朴,但他对员工对社会却非常慷慨,他不上网,但他并不排斥网络,他只是担心,虚拟经济虚火太旺,会给实体经济带来伤害,他直来直去实话实说,但我们分明可以感受到,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讲真,他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浙商。

延伸阅读:

近日,一段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刷爆朋友圈,还再度将中国实体产业所面临的现实问题推向了舆论前台。他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中国劳动力优势已失去”。

而曹德旺本人回应说:“我实事求是指出客观存在的问题,他们就要批判我,说我对中国经济太悲观。”“我之所以公开讲,中国税负太高、成本太高,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提醒大家危机感,告诉大家要小心。”曹德旺说。

曹德旺之后,很多人关心,同为制造业大佬,下一个出走的会是宗庆后吗?宗庆后向本报记者回应:“现在没有,而且亦没有考虑。”

宗庆后曾表示,“都说营改增降低税收,可最近,我们汇总了一下,今年的税费跟去年相比,没有任何下降,有些还增加了。”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看来,没有实体经济,没有制造业的强大,富民强国是不可能的,“当前,我们的实体经济存在很大困难。首先要降低实体经济税费,降低投资成本”。

宗庆后建议,杜绝土地财政,把房价降下来,让年轻人能够安心愉快地为国家发展作出贡献。更重要的是,要有积极支持的财政政策,对高新产业予以支持。

“现在,美国掌握的大量高新技术,也不都是美国发明的。”宗庆后认为,掌握更多高级技术是促进我国制造业弯道超车的关键。我们应该鼓励大量起用国外人才,提高技术水平,帮助制造业从低端迈向高端。同时,在宗庆后看来,要控制虚拟经济的发展,警惕互联网这把双刃剑。

 
本文地址:http://www.swjrzk.com/27245.html
TAG标签:
相关文章
2010-2015 四维金融www.swjrzk.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2508号  网站建设:明锋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