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韦斯是如何把一个民主国家变成独裁国家的|张赋宇
特别关注 编辑:四维金融 发表于 1970/01/01  点击:40

  

编者按

据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委内瑞拉局势持续动荡,执政党朝不保夕,经济更是一塌糊涂。很多人担心中国历年来向委内瑞拉提供的数百亿美元贷款会不会打水漂。

委内瑞拉是如何从一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小康国家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它的国民经济衰退和政治运行之间其实有莫大关系,这其中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查韦斯是一个关键人物。

查韦斯于2013年3月5日因癌症去世,马杜罗继任总统后,继承了查韦斯的政治衣钵。阅读这篇写于三年前的文章,对于观察委内瑞拉当前混乱局势或可一窥端倪。

通往奴役之路,往往是从大众投票支持中央集权、支持那些看似“可以让美好计划付诸实现”的“强人”开始的。

文|张赋宇

像历史上大多数独裁者的死亡前一样,查韦斯死前的消息总是把他说得很健康:活力十足,精力旺盛,尽管全世界都知道他患了癌症。

自由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要随时向公众公布他的健康情况,以便让公众知道他是否还适合领导这个国家,但另一种类型的国家却不是如此,而是把领导人的健康当成国家机密。这算专制政治的一大特色。

而独裁者的死亡也有两种:那么死于非命,要么进水晶棺。查韦斯属于后者。他享有了和他的密友金正日一样的待遇。

委内瑞拉本不是独裁国家,但查韦斯把它变成了这样的国家。他将总统不得连任,变为可以连任一次,然后再变为可以无限连任;将议会从两院制改成一院制,2/3投票制改成简单多数制;将大法官从20个增加到32个;将石油、金融、电信等领域私人公司强制国有化,并安插亲属和亲信控制这个国家。

委内瑞拉成了查韦斯个人的国家。

他对委内瑞拉人民说,治理好这个被“资本主义”弄坏的国家,我需要时间,一个任期是远远不够的。历史上有很多类似的声音。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曾说过:“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而普京执政近20年后,俄罗斯的真实状况又如何呢?它目前的GDP只相当于广东省,全世界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这和一个曾经的大国强国极不相称。

在政治独裁、经济国有之外,查韦斯还有一个突出的角色就是反美斗士。想想20世纪的历史,又有哪一个独裁政权不是由这三个要素构成呢?

让人困惑的是:查韦斯是如何把一个民主国家变成一个独裁国家的?

查韦斯使用的手腕,也同20世纪大多数野心家、独裁者一样:充分调动下层民众的不满情绪,攻击现行政体和有产者,在民主选举中利用一人一票的多数优势上台。而上台之后,他先用“选票优势”以“公投方式”来修改宪法,再利用修改之后的宪法一步步强化权力,打击对手,最后,能有执政能力和执政资格的就剩下以他为首的政党了。

想一想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希特勒不是以相同的手段实现了独裁吗?

这里很多人会问,委内瑞拉不是民主选举吗?为什么民主选举还会产生独裁者?答案有两个。

一、民主并非仅仅是选举,它是一整套制衡规则,投票的“一刹那”只是选出一个在制衡原则下行政的领导人。制衡原则一旦被破坏,选票就常常容易变成野心家的工具,因为,独裁者和野心家的许诺常常是甜美的,是充满诱惑的。

二、当选者是否有权利用“选票优势”来通过一部对自己有利的宪法?很多政客都喜欢玩弄这一屡试不爽的政治手腕。表面看,当选者以公投表决的方式使新宪法获得通过,让新宪法成为一部“大多数民众赞成的宪法”,以此获得它的“合法性”,这看似合理合法。错在哪呢?错在民主政治治理秩序的分权原则不容许总统主导来通过一部有利于自己的宪法。

“选票优势”能用来选举总统,但不能用来表决宪法。如果宪法被以“选票优势”来不断修改,可以预料,这部宪法最后一定变成一部赞成独裁的宪法。

后来埃及总统穆尔西也曾这样做的,而查韦斯已经做成功的,就是这样。因而,对那些一上台就试图通过公众表决修改宪法的政客,要给予格外的警惕。

权力没有好坏的天然属性,它能做好事,也能干坏事,充满了迷惑性。因而,政客们最初总是许以美好的承诺,并谦恭而焦急地告诉你:这些承诺的实现,必须赋予他更大的权力。而他一旦拥有权力,他就会转过来对付你,而你已经无能为力,在美好承诺和恐惧美学的双重作用下,大多数民众会以感激涕零的方式接受。通往奴役之路,往往是从大众投票支持中央集权、支持那些看似“可以让美好计划付诸实现”的“强人”开始的。

而独裁者常常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只不过需要很多年,人们才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

查韦斯除了政治独裁,另一个就是经济国有化。他用我们熟悉的语言,指控贪婪的资本家,是他们使委内瑞拉人民陷入贫穷。于是,作为探明石油储量全球最大的国家,把那些原本私人的石油公司收归国有,并成为查韦斯用来收买下层民众的重要经济来源。

而在查韦斯国有化政策的治理下,委内瑞拉的经济成绩又如何呢?

从1999年执政至今(编注:2013年),查韦斯号称GDP翻了一番多,但他回避了更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据世界银行统计,2012年委内瑞拉全年物价涨幅累计高达20.1%,而在之前几年,通胀甚至更厉害。

委内瑞拉的经济竞争力又如何呢?多年来,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额一直占该国总出口额的95%左右,占GDP总量的近30%,而政府收入的50%甚至60%来自石油。该国有一半的石油出口被运往美国。可以想象,如果美国也像查韦斯仇视美国一样仇视委内瑞拉,利用美国的影响力对其禁运,限其出口,那查韦斯治下的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可想而知。

查韦斯一直标榜的要提高穷人的收入,建立经济平等的委内瑞拉,状况又如何呢?2000年,委内瑞拉20%最穷的人口的收入占总人口收入的4.7%;2004年甚至跌到3.5%;2010年才升到5.7%。2000年,20%最富的人口的收入占总人口收入的45.4%;2004年甚至升至54.8%;2010年才回落到44.8%。

查韦斯利用国家财政对下层民众进行援助,这也是他换取选票的重要手腕, 即使穷人的生活得到了短期改善, 但是,他的方式可持续吗?他是否透支了国家的未来?世界经济发展史已经证明:那些主张国有化的国家必然伴随着低效率和高失业率,在查韦斯执政期间的委内瑞拉失业率很长时间都在两位数,高失业率只会使更多的人变穷。他执政期间基尼系数并没有明显改善,但是国有经济天然的腐败却暴露无遗。根据“透明国际”公布的廉洁指数排名,在176个国家中委内瑞拉排名165位,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

经济国有化的后果已有先例无数,列宁曾大肆描绘国有化的优势和美好未来,列宁确信,国有化和计划经济能消除交易成本。但是,科斯指出,就算假定计划经济国家真的没有交易成本,但它不得不支付更加昂贵的组织成本。历史事实如科斯所言,苏联在国有化和集体农庄期间饿死数百万人是最好的证明。计划经济因为缺乏市场信号,价格往往是不真实的,这样,整个国家陷入盲人摸象境地,难以组织起有效的经济生产。而由于缺少产权激励,公有制下的怠工非常普遍。这让我想起前苏联社会的一句名言:我们假装劳动,他们假装给我们发工资。

我不相信委内瑞拉的国有化能让民众更富有。

查韦斯走了,和大多数独裁领导人一样死在了台上,“死在台上”这是很多政客的梦想。但是,独裁国家的政客也必须经历残酷的政治斗争,阴谋、政变、刺杀,这些查韦斯都经历了。残酷的政治斗争常常使这些独裁政治领导人百病缠身,斯大林脑溢血、勃列日涅夫脑硬化、契尔年科心脏病、安德罗波夫高血压、金正日心脏病、查韦斯癌症,这难道有什么规律吗?

查韦斯走了,世界会更好吗?

 
本文地址:http://www.swjrzk.com/27233.html
TAG标签:
相关文章
2010-2015 四维金融www.swjrzk.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2508号  网站建设:明锋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