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开篇雄文:空美元,空美股,空房地产,多人民币……实现财富暴涨的七大投资策略
特别关注 编辑:四维金融 发表于 1970/01/01  点击:163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风陵渡是天真少女郭襄人生的转折点,此日以后痴心守候终身未嫁,成了峨眉宗师;高华先生曾有一本文集《在历史的风陵渡口》,试图寻找历史剧变中的关键时刻和转折节点;在地理上,风陵渡是几字形的黄河最下面的大拐弯,是出峡谷入中原的咽喉,“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在这里九曲黄河被秦岭阻截,浩荡之势经陡然转折奔泄入海。风陵渡,发生过太多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这里意味着大拐点,过去之后是完全陌生的一派气象。

时间原因,业余写文阐述观点的尝试有限,几个月前的文章中曾预测特朗普将逆袭当选并将在利率、房价等多个领域构成历史性拐点,本文延续这一看法,如果拐点只是象征性的一瞬间,那历史已经越过拐点,而这个拐点的意义,只有在未来回望才会逐渐清晰。在这里,尝试用简单随性的方式展望一下未来三年大概率的一些形势,未必全对,共探讨。

对投资品种的主要观点:看多全球利率、看空美元、看空美股、初看空后看多人民币、看空中国流动性、看多A股指数看空A股泡沫股、看空房地产

   全球低利率趋势不可持续

持续了过去半个世纪,全球的低利率趋势、全球化利益流动、普世价值体系不可持续,这是国际的大环境。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失去黄金锚定,美元霸权背后的利益掠夺倾向,天然的使货币走向长周期放水收割全球的硕鼠之路,美国坐享铸币税、全球货币主权、掌握全球产业链条的金融剥削环节,世界的财富通过各种全球一体化协议不公平的流向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发达国家内部,随着低利率带来的财富分配向富人集中、全球化带来的工作机会向海外迁移、高科技和资本市场带来的高薪水高身价向精英集中,大部分普通人逐渐走入贫穷。

而数十年的经济优越感让发达国家产生了政治和价值观优越感的幻觉,在道德和利益的双重驱动下,发达国家对外输出制度、军力、甚至包括对外敞开国土和财富,经济危机、移民危机和信仰危机将三重叠加后带来政治危机。

美国发生了特朗普的政治革命,欧洲也正在走向政治崩溃的无底深渊。与此相应,以中国为代表的后发国家崛起反超。特朗普当选是全球趋势不可持续的一个标志,全球持续了半个世纪的低利率下降通道,将逐渐,虽必然还有震荡反复,走入上升通道。过去一代人时间所积累的人生经验,可能在下一个时代完全不适用,我早餐爱吃的豆花从三年前的1.2元到如今2.5元,我偶尔叫的一家外卖从三年前的15元到如今25元还加收5元外卖费,这种现象也许难以出现了,工资收入也许很难再增加甚至面临下降,持有现金的价值可能大于持有资产。

   双王四个二,拆了

过去三年中国的金融自由化不可持续,这是国内的小环境。如果世界是一盘斗地主,三年前,中国手里拿着双王四个二,可惜打牌的人昏招迭出,最后不仅被迫拆王拆二,还反而打输了挨炸翻倍。过去三年最得人心的成就是我们抓了很多贪官,整肃了官场风气。但遗憾的是,清查贪官挽回的财务损失,可能比不上一个楼盘的房价涨幅,也比不上A股倒腾几个壳股拉升后套现所赚的钱多,更别提股灾和p2p等事件给老百姓造成的天文数字般的财产蒸发。

政治改革取得的成就,被金融失序冲刷得一干二净,暴涨暴跌的股灾、注册制有始无终、p2p骗局、互联网+、翻倍的房地产、涨价的供给侧。经济的全面改革总体上是瘫痪的、添乱的、火上浇油的。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就是金融自由化,自由化必然伴随货币膨涨投机增加违法增加,崩溃的时候也同样惨烈。这个话题写过多篇文章谈及,不再赘述。这种状态是不可持续的,在经济和政治上都难以为继。

   效率优先or公平优先

过去三四十多年中国的效率优先不可持续,这是国内的大环境。经济的发展由人力、技术、资本,以及容易为主流所忽视的组织能力共同驱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奇迹就是技术和资本不断输入和积累、人力资源不断释放和提升、政府的宏观组织能力让渡一部分到企业家的微观组织能力,这四部分共同缔造。这其中最活跃的是十亿人民家家户户创造好生活的微观动能,最稀缺的是政府在放权的同时保留了其强大的中央集权宏观组织能力。这其中最模糊的是政府的组织应该坚持效率原则还是公平原则。

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效率优先,但任何事物过犹不及物极必反,效率优先的积累会导致贫富差距的恶化,同时被全球低利率的大趋势加重,最后反噬公共利益。例如,过去一年多的房市,少数中心城市的居民随着房价翻倍,其财富增值额远远超过非中心城市多数家庭一生的劳动积累。这种情形持续下去,其带来的经济后果姑且不计,其潜藏的颠覆性政治后果将是任何理性当权者都不能掉以轻心的。做蛋糕和分蛋糕的话题,又将在耳边泛起。如果更关注公平,那么限制中心城市发展、财产税,就成了必然选择。

   是时候重启改革了

由于缺乏远见,也缺乏足够压力,过去三年中国失去了改革的黄金窗口期,但如今改革压力已经无处逃遁。有益于经济发展的政治应该遵循的简单原则是:社会财富分配制度的设计,应该导向奖励劳动、智慧和价值创造,这样的社会自然充满活力欣欣向荣,而糟糕的制度设计却是,社会分配奖励不劳而获、坑蒙拐骗、投机寻租等劣行。

三年前,房价尚在低位、股市也在低位,经济减速,但社会财富蓬勃,中央的改革蓝图振奋人心,如果不计眼前小利,眼光长远技巧娴熟,稳扎稳打按照蓝图推动改革,完成A股注册制改革和严刑峻法的配套设计,2014年启动的牛市可能不会短命,而是变成一个持续十年的慢牛长牛,成为大国崛起和复兴的强大制度基础,既是企业融资平台、也是家庭财富之源、还是接替美股吸纳全球流动性的资产池。

可惜,为了股指只涨不跌的好大喜功,为了自由化市场化互联网化的好听名目,在最应该保守的金融市场,自废武功引狼入室群魔乱舞,贵金属交易所、p2p、互联网+、校园裸贷、借壳重组减持套现暴富、创新经济成了不对称竞争不交税的淘宝不要出租牌照的滴滴不要银行牌照的网贷裂变成了新怪兽。这些问题萌芽和发展之时,政府听之任之,只有纸包不住火满目疮痍才不得不收拾烂摊子。除了这些微观压力,宏观压力接踵而来:汇率、房价、债券违约等等。这些客观压力,将迫使高层不得不重启改革。

   中国重回世界中心

尽管又错过了三五年,但对中国的的长期判断依然不改:中国正在重新回到他曾经持续了数千年的世界中心的地位上,中国的复兴不仅是经济体量,更包括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当经济破8破7甚至破6破5后,很多人又泛起盛世泡沫的担忧来。中国的经济泡沫的确大,钢铁水泥不能再堆、劳动力从增长进入衰退、大量垃圾资产等待破产,但在人力、资本、技术和组织能力四因素中,每一个因素都支撑中国经济可以继续繁荣。

中国政府的组织能力基础是最强的,中国的中产阶级和高等教育人口将是全球最庞大的,这两个因素将远高于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政府组织能力的强大确保应对国际间危机和有效实施国内重大变革,高素质人口的数量最多将确保相互碰撞后的创新活动全球最强,两个因素叠加,使中国成为全球的稳定中心和创新中心,将在资本积累和技术积累上同样领跑,综合结果就是经济和科技终将全球第一。经济优势确立后,作为附属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包括文化输出,将同步到来,届时,落后的非洲甚至分崩离析的欧洲会发现,只有中国的制度才能救他们。

因此,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看多中国,看空美国,不用微观的看外汇流出流入细分项目,全球资产会寻找最有赚钱能力的地方,作为国家终极竞争力反应的汇率,自然是看多人民币看空美元。特朗普是美国试图重振的改革性人物,但他的改革很难取得实质性成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改变不了财政赤字,他无法重新让美国人口迅速膨胀起来,更重要的,无法让美国人口像中国人一样勤劳卖命起来。

只是在特朗普改革出现证伪信号之前,强大的预期使美元和美股走强,同时叠加人民币国内自身的泡沫,使人民币有了短期贬值压力。同时中国还是可以强管制的国家,肉烂在锅里、关门打狗、限制资产抛售,都是特殊时候的可选手段。

   注册制+严格法制的股市

高度关注中国财经首脑或将出现的人事变动,新的理政思路将直接给相关投资品种带来全新的投资逻辑。但从更根本的,即中国经济现状的内生逻辑决定了,中国接下来不得不在经济领域做好以下几件事:注册制和严刑峻法配套的股市、地方税源更加倚重财产税、核心领域国进竞争领域民进激励制衡更有效的国企改革。

一个进出通畅严刑峻法价格反映价值的股票市场,是大国经济发展的枢纽性工具,目前A股乱象不断,大量资本运作猎手并没创造实体价值却动辄套现数十亿,不事经营濒临破产的老板却能将一个空壳卖出百亿高价,违法乱纪获取数亿暴利却只被罚款区区数十万,这既导致资源配置失灵,脱实向虚,更加剧了不公正的财富分配和财富掠夺。

不管未来以何种名目何种手段,注册制在实质上已经走在路上;曾数次呼吁,应该用治理政治腐败的雷霆手段治理资本市场腐败,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更多非市场化手段进行治理,诸如暂停大股东一切减持、对违法违规处以天价罚没等等。尤其是科技企业的规模性越来越大,盛衰周期越来越短暂,科技龙头企业天价市值不断出现复又迅速凋零,也许某个时候全球都需要探讨对高科技高泡沫企业大股东减持权力进行限制,股权分置时代的设计未必没有合理性。

最近制造业抱怨税收繁重不堪负荷,普通的工薪阶层各种苛捐杂税也苦不堪言,那庞大GDP的价值产出是谁得到了好处呢?这个社会真正占据财富、膨胀财富的阶层在税收的征收之外。减少企业和个人的流转税和所得税,增加财产税(遗产、房产、股权)向美国看齐,既是经济减负发展的需要,也是对社会财富进行重新分配的需要。

至于国企改革,一直雷声大,但改革路径争议不断。首先需要破除的是私有化迷信,并非私有比国有就一定好,云南的白药、内蒙的伊利、曾经的上海家化都是国企却做得极其出色,私有化后的家化、美国的安然、日本的东芝,看似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却大失所望。

国企的潜在信用、管理稳定也是大多数民企不具备的优势,创一代民企比国企有竞争力,但创二代或者职业经理时代的民企,和国企一样面临创业精神衰退和激励制衡的难题。在关键领域理直气壮国进,在竞争领域大胆民进,建设更市场化的激励和制衡制度体系,是国企改革的关键,至于混改,如果是徒有形式,那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总而言之,未来几年在这几个领域的看法是:看多股指即看多优质个股,看空虚高的垃圾股,包括很多准明星级的互联网概念股,互联网的创富还会零星继续,但互联网的估值再也回不到高点,很多壳股会归零,游资炒作的手法将是最后一个活跃期;看空房地产,房价的历史高点已经越过,一线中心城市的房价,回落后经若干年可能会再创新高,但考虑货币时间价值已经没有多少投资意义;谨慎看好国企改革,激励制衡若能完善,国企的价值需要重估。

   留心科技革命和注意战争

极小概率,但仍然需要高度关注战争爆发和科技革命的可能性,稀缺事件一旦发生,将对投资选择带来颠覆。战争是解决危机最好的手段,很少看到飞机场排队有打架的,但在汽车站排队打架的不少,好日子时不会有人出手,日子不好过战争就成了可选项。未来几年,在西太平洋地区,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尽管依然很低,但较前些年将大大增加,增加到了不能忽略不计的程度。前面的分析,都是回溯历史,基于经验、逻辑、人性、人类价值所作出的推理。

曾经的文章里也多次更详细的探讨过一个观点,科技革命作为一个意外甚至可以假定为外生的变量,对一切现有势力格局和推演逻辑都将带来摧毁。但毕竟短短的三五年出现的概率可以忽略,此处从略仅列举不同层级的可能性:全面替代人类体力的机器人革命将改变劳动力地位和国际竞争,使人类过剩;大面积替代或改造人类大脑的智能革命将导致少数国家少数人永远凌驾其他人,使人类不再平等;全面替代人脑甚至融合超越人脑的智慧生命出现将使人类面临淘汰,进而族群、国家、人类的全部价值及其本身都完全不再重要。希望这样的科技革命永远不要到来。

 

2017年,历史已过风陵渡,这一个时代和上一个时代画风突变,是时候抛弃过去一代人的经验,用全新的眼光学习新世界了。

 
本文地址:http://www.swjrzk.com/27203.html
TAG标签:
相关文章
2010-2015 四维金融www.swjrzk.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2508号  网站建设:明锋工作室